牛魔王特码网

扫罗为何被神废弃?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8 扫罗照着撒母耳所定的日期等了七日。撒母耳还没有来到吉甲,百姓也离开扫罗散去了。

  11 撒母耳说:“你做的是什么事呢?”扫罗说:“因为我见百姓离开我散去,你也不照所定的日期来到,而且非利士人聚集在密抹。

  12 所以我心里说:恐怕我没有祷告耶和华。非利士人下到吉甲攻击我,我就勉强献上燔祭。”

  13 撒母耳对扫罗说:“你做了糊涂事了,没有遵守耶和华你上帝所吩咐你的命令。若遵守,耶和华必在以色列中坚立你的王位,直到永远。

  14 现在你的王位必不长久。耶和华已经寻着一个合他心意的人,立他作百姓的君,因为你没有遵守耶和华所吩咐你的。”

  经文中没有清楚解释究竟他有否比他所定的日期稍迟来到,或者他是在指示发出七日的最后一刻才来到。但无论如何,很明显扫罗急于领导他的一小队军人去抵抗敌人,故此他不再等候撒母耳,于是他自己献上燔祭。结果立即引致两位领袖的争辩。扫罗在此有三方面的错误:

  (一)缺乏信心。实际上,他信赖他小小的军队;他信赖军事策略,他计划与非利士侵略者周旋,然而以色列惟一的盼望乃是神。

  (二)滥用职权。扫罗不是祭司,即使作王也是无权主持献祭仪式;移交以色列政治领导权的时候,撒母耳仍然谨慎地继续拥有全部属灵和宗教权柄。事实上扫罗以为他是君王,最少在紧急时可以执行他选择的任何角色。这是一个非常主要的错误。

  (三)不顺从。撒母耳指出扫罗的行动,不只缺乏信心或者滥用王的权力,虽然两者也都成立,但最主要是他不顺从神。这里清楚指出不听从撒母耳,即是不听从神,他透过先知传达他的吩咐。扫罗再一次被提醒,真正的以色列王是神,扫罗自己也有要顺服的,正如他的百姓顺服他。若非如此,撒母耳说这是很愚拙(13节);为国家的利益着想,统治者需要很有智慧,不论藉着他们与生俱来的才干,或是藉着好的辅导(无论是从神或是从人而来)。扫罗只此行动,便显明他的愚拙,故此他不适合作领导。撒母耳毫不迟疑地,预言扫罗会失去他刚刚得到的国度(14节),在撒母耳记上,十四节首次暗指大·,虽然目前还是间接地提及。

  我们有点觉得撒母耳的判断尚未成熟,何况扫罗的行动也有一些借口。撒母耳记上显示扫罗是个好的士兵,但不是个好的王。因他不顺从神立即被公开指责,是要作为其后的国家及领袖们的鉴戒。以色列──一个近东弱小的国家,她最终的希望绝对是神的掌管。同样,教会也一样软弱,不能够盼望成功,除非她的领袖们完全依靠神,与他同工。

  在某种意义上,这段经文提出一个问题:谁统治以色列?在另一个意义上,这个问题是更为个人的:扫罗能否克制他自己,或者他被环境所支配?后一个问题与我们所有的人都有关系,无论我们的社会地位怎样卑微,当环境或个人的兴趣似乎朝向不同方向时,我们的原则会否坚定,我们良好的动机是否可靠?──《每日研经丛书》十六章

  撒上16:1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:“我既厌弃扫罗作以色列的王,你为他悲伤要到几时呢?你将膏油盛满了角,我差遣你往伯利恒人耶西那里去;因为我在他众子之内,预定一个作王的。”

  扫罗的推诿,已到了无辞可辩的地步,轮到神向他追究的时刻了。神并没有弃绝他,他仍可以求他赦免,与他恢复关系,不过他要想得回国度,则为时太晚了。假使你没有把神交托你的任务尽心尽力地做好,到末后必然设法推诿。

  8 扫罗照着撒母耳所定的日期等了七日。撒母耳还没有来到吉甲,百姓也离开扫罗散去了。

  11 撒母耳说:“你做的是什么事呢?”扫罗说:“因为我见百姓离开我散去,你也不照所定的日期来到,而且非利士人聚集在密抹。

  12 所以我心里说:恐怕我没有祷告耶和华。非利士人下到吉甲攻击我,我就勉强献上燔祭。”

  13 撒母耳对扫罗说:“你做了糊涂事了,没有遵守耶和华你上帝所吩咐你的命令。若遵守,耶和华必在以色列中坚立你的王位,直到永远。

  14 现在你的王位必不长久。耶和华已经寻着一个合他心意的人,立他作百姓的君,因为你没有遵守耶和华所吩咐你的。”

  经文中没有清楚解释究竟他有否比他所定的日期稍迟来到,或者他是在指示发出七日的最后一刻才来到。但无论如何,老人的两个儿子拿了一部分钱,黄大仙平特心水论坛!很明显扫罗急于领导他的一小队军人去抵抗敌人,故此他不再等候撒母耳,于是他自己献上燔祭。结果立即引致两位领袖的争辩。扫罗在此有三方面的错误:

  (一)缺乏信心。实际上,他信赖他小小的军队;他信赖军事策略,他计划与非利士侵略者周旋,然而以色列惟一的盼望乃是神。

  (二)滥用职权。扫罗不是祭司,即使作王也是无权主持献祭仪式;移交以色列政治领导权的时候,撒母耳仍然谨慎地继续拥有全部属灵和宗教权柄。事实上扫罗以为他是君王,最少在紧急时可以执行他选择的任何角色。这是一个非常主要的错误。

  (三)不顺从。撒母耳指出扫罗的行动,不只缺乏信心或者滥用王的权力,虽然两者也都成立,但最主要是他不顺从神。这里清楚指出不听从撒母耳,即是不听从神,他透过先知传达他的吩咐。扫罗再一次被提醒,真正的以色列王是神,扫罗自己也有要顺服的,正如他的百姓顺服他。若非如此,撒母耳说这是很愚拙(13节);为国家的利益着想,统治者需要很有智慧,不论藉着他们与生俱来的才干,或是藉着好的辅导(无论是从神或是从人而来)。扫罗只此行动,便显明他的愚拙,故此他不适合作领导。撒母耳毫不迟疑地,预言扫罗会失去他刚刚得到的国度(14节),在撒母耳记上,十四节首次暗指大·,虽然目前还是间接地提及。

  我们有点觉得撒母耳的判断尚未成熟,何况扫罗的行动也有一些借口。撒母耳记上显示扫罗是个好的士兵,但不是个好的王。因他不顺从神立即被公开指责,是要作为其后的国家及领袖们的鉴戒。王中王中特马,以色列──一个近东弱小的国家,她最终的希望绝对是神的掌管。同样,教会也一样软弱,不能够盼望成功,除非她的领袖们完全依靠神,与他同工。

  在某种意义上,这段经文提出一个问题:谁统治以色列?在另一个意义上,这个问题是更为个人的:扫罗能否克制他自己,或者他被环境所支配?后一个问题与我们所有的人都有关系,无论我们的社会地位怎样卑微,当环境或个人的兴趣似乎朝向不同方向时,我们的原则会否坚定,我们良好的动机是否可靠?──《每日研经丛书》

  撒上16:1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:“我既厌弃扫罗作以色列的王,你为他悲伤要到几时呢?你将膏油盛满了角,我差遣你往伯利恒人耶西那里去;因为我在他众子之内,预定一个作王的。”

  扫罗的推诿,已到了无辞可辩的地步,轮到神向他追究的时刻了。神并没有弃绝他,他仍可以求他赦免,与他恢复关系,不过他要想得回国度,则为时太晚了。假使你没有把神交托你的任务尽心尽力地做好,到末后必然设法推诿。